长安里

浮生只合尊前老,雪满长安道。
【躺尸中】

【暗武】平凡客

*片段式甜饼
    
   
     
『相逢』
暗香和武当的初遇其实很简单。
一个江南的雨天,一个人满为患的茶馆,一次迫不得已的拼桌。
   
暗香有时候会开玩笑问武当,都说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①,道长你算算,咱们一桌子吃饭是修了多少年?
武当微笑不答。
同桌食,共枕眠,与子偕老。总共修了几生几世的福分,又怎么算的清呢?
    
   
『患难』
第二次见面是在十二连环坞。
约好同往的师兄爽约,暗香百无聊赖的把玩手中弯刀,想随便找个人一起。没想到发现了在连环坞门口犹豫不决的武当。
暗香想着两人估计也没问题,上去打了个招呼,道长还记得我吗?要不要一起?
武当点头应了,两人结伴而行。
   
没想到还是高估了自己。
好容易从神秘女子手下死里逃生,暗香靠在树下大口喘匀气,抽空看了一眼身边已经坐下打坐的武当,发现这小道长一身堪称凄惨。衣衫破烂,连道袍上的仙鹤都惨被削去了一个翅膀。
后知后觉的摸摸自己身上,挡脸的围巾已经碎成了布条。
白瞎了师姐刚做好的衣裳。暗香皱眉,未做他想。
抬头却看见武当望着他,目光躲躲闪闪,一脸的欲言又止。
怎么?暗香疑惑。
武当看上去不太好开口,斟酌一下:据说暗香弟子的脸不能给人看,看到就……嗯……
暗香愣了一下,想起某个不实江湖传言,笑的肩膀都在发抖。
难道说,道长你要嫁给我?
回答他的是一个恼羞成怒的鹤亮翅。
    
  
『寤寐』
暗香猛地坐起。
正好看见月光落在旅店的床边,寂静的有点凄凉。
暗香松了一口气,掐灭心底一丝丝遗憾。
他做了一个梦。
梦里是个白衣飘飘的仙人,搅乱了一池春水。
  
暗香揉揉太阳穴,披衣下床点起一只蜡烛,摸出一张纸凑到烛光下。
武当的名字,红纸黑字。
这才是他今晚在这里的原因。
生平第一次,暗香犹豫了。
只是一个普通的寻仇单,提前和武当说好也不会有什么损失……
烛火摇曳,一片昏黄。
  
梦里好像也是这样的光线……
暗香猛地拽回跑偏的思绪,脸颊发热。
而梦中人就在隔壁。
  
红纸凑近烛火,瞬间化为灰烬。
今夜月黑风高,正是暗影出动的好时机。
然而被柔情锈了的刀,是见不得血的。
   
第二日上午,前一天很晚才到旅店的武当在大堂看见了熟悉的人。
暗香假装自己没有一大早上就下楼蹲点等武当下来,冷静的抿了一口被添了无数次的茶:“好巧啊!”
    
     
『问道』
“你修行无情道已久,现今小有所成。擅改此道后果不堪设想,你想好了?”
武当一晃神,想起刚入门时的问话:“修习无情道须断情绝爱,若杂念太多必有损修行。你可想好?”
回过神,深深行了一礼,和当年一样回答:“弟子无悔。”
  
结束闭关,武当活动一下身手。
青丝已尽数染上霜华,幸好武功没有退步。
打开门,暗香正在等他。
在暗香的惊呼中,武当微微勾唇,笑了。
不再是无情人,又如何修无情道?
  
他的道就在眼前。
   
    
『相悦』
两人认识以后,经常一起历练。后来各怀心思,连日常也约着一起。
这天正好一起在中原某个小桥上钓鱼。
近黄昏,落日融金,成片的芦花在晚风里轻轻摇摆。
暗香却无意欣赏这美景。
他拿着鱼竿,眼睛却不盯着鱼线,只偷偷的瞟了武当一眼又一眼。
武当闭目而坐似乎没有察觉。夕阳的余晖洒在他身后,在暗香眼里已胜过人间一切美景。
  
暗香正看得出神,手中鱼竿猝不及防向下一沉。手忙脚乱的抬杆,一条锦鲤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溅了两人满头满脸的水。
暗香一窘,想道歉却被武当一个手势止住。
看起来颇有门道的掐了两下指,宣布:“鸿运当头,心想事成。”
是个人都能看出武当眼里调侃的笑意。
  
许是被笑容迷了眼,暗香脑子里混乱成一团,一句话在不经意间脱口而出:“……我心悦你,能心想事成吗?”
说完恨不得把自己舌头咬掉,不敢看武当的表情,手紧紧攥成拳。
  
一只手拉起他的手,抹开暗香手心里的汗,和他十指相扣。
“好。”
     
    
『结发』
每天早上起床,两人都有一个习惯,给彼此束发。
武当弟子要求束发带冠,偏偏武当无论怎么练还是不精于此道,以前每天早上都费老大劲,万幸没被师兄逮着过仪容不整。
不过暗香弟子的发式就简单多了,武当很满意。
倒是暗香从小就给师姐们梳头,练就了一手束发的好手艺,区区道冠根本难不倒他。
  
一手撩起武当顺滑的长发,无意间露出武当后颈上暧昧的红痕,在白发的映衬下格外明显。
一手拿着梳子,从头顶到发尾,一下下梳着。
一梳梳到齐眉,一梳梳到白首。
  
君虽白首,愿与君结发,纵一日吾霜华满头,此情不渝。
    
 
『测字』
暗香和武当路过金陵城的一个小巷子时,被一个老头叫住了。
算命解签,因缘测字。暗香看了一眼算命摊上的招牌又看了一眼老头,老头摸摸胡须,摆出一种世外高人的架势。
其实假的很。
暗香素来不信命数,又觉得这种江湖骗子还不如自家道长算的准,压根没打算搭理他。
没想到武当停了下来。
不仅停了下来,还拿起签筒,还晃了晃,还抽出一根木签。
暗香凑过去看了看,签上刻着四个大字:“沧海一粟”。
任谁被当面说平庸也不会高兴,老头咳了一声,满脸堆笑准备打圆场。
没想到武当笑了一下:“还真恰当。”
    
说完向摊主借来笔墨,在木签上添了几个字,无情的挡住了暗香好奇的视线。
写完递给暗香的时候,暗香发现武当的耳朵尖好像有点红。
   
木签的背面是两行字。
一行是刻上的判词:“我本天地平凡客。”
另一行墨迹还未干,显然是刚刚添上去的。
“何其有幸得此挚爱,此生足矣。”
      
      
     
    
———————
①出自电视剧《新白娘子传奇》。《白蛇传》的故事最早起源于宋元,手游中也提到过这个传说。此处引用

评论(3)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