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里

浮生只合尊前老,雪满长安道。
【躺尸中】

一个脑洞

华山注意武当很久了。
每次来讨债武当总是立在人群后,一脸无波无澜,仿佛这喧扰红尘都不足以入他眼帘。和他那些喊打喊杀的同门形成鲜明对比,一朵不世出的高岭之花。
一日,武当讨债弟子走临时,他突然看到武当笑了。似春风拂面,吹开华山层层冰雪。
确认过笑容,是心动的感觉。
怎么才能和高岭之花搭上话呢?华山一直在思考。
 

武当一脸冷漠。
他真的受够这群狗男女狗男男了。讨债不好好讨,架也不好好打。使的什么情意绵绵剑,也不怕被闻师叔看见了劈头一个斩无极。
简直辣眼睛,要不是……
他看向对面的华山。
他注意华山很久了。最开始他总是感觉有一道目光盯着他,顺着看过去发现了来不及收回视线手忙脚乱的华山。
有点可爱,他想。怎么才能自然不做作的和他说上话呢?
 

之后的一天,华山终于鼓起勇气跟武当说话了。表面镇定的和武当约好去喝酒,背地里出了一手心汗。
认为对待高岭之花就要循序渐进,他小心翼翼的一点点和武当熟络起来。

华山主动找自己了,武当内心十万分开心。但是他慢慢发现,华山总是小心翼翼的,无论言语还是行为都刻意跟他保持一点距离。
明明华山对别人都特别亲切还自来熟!武当委屈。
他揣着自己的心思,害怕把华山吓跑,只好也一点点靠近华山,一点点暴露出自己真实的皮的一面。
 

华山觉得自己的方法很有效,高岭之花没原来冷了。开心的准备再接再厉。

武当终于忍不了了。

于是有一天,华山发现自己被高岭之花压在了墙上。
 

他们在一起很久很久之后,武当问起华山当初是怎么喜欢上自己的。华山说了那个笑,武当:……
无量天尊。他当时真的只是在嘲笑这群傻同门不仅没要着债还把聘礼赔出去了!!

评论(2)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