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里

浮生只合尊前老,雪满长安道。
【躺尸中】

【楚萧】醉酒茶

*青年楚和青年萧!(或者少年?)
*交党费啦
  
  
 
清明过后,正是草长莺飞的时节,一派大好春光。
春景如斯醉人,萧疏寒就走得慢了些。不巧碰到中原落雨,巧的是不远处就有一处酒家。
他栓好马,挑开小酒馆门帘正欲避一避雨,就听见身后疾驰而来的马蹄声和一个拖长了音的大喊。
“萧——道——长——!!”
萧疏寒转过身,眼底落下了一份笑意。虽然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

更巧的是他在这儿遇到了楚遗风。

“吁——”楚遗风拉紧了缰绳,马儿堪堪在小酒馆门前停下,扬起一片飞土。这在被春雨润湿的地上,可是极不容易的。
楚遗风翻身下马,被淋湿的头发晃下一长串水珠。他倒是毫不在意,一把揽过萧疏寒的肩,嚷嚷开:“渴死我了!——终于碰到认识的了。走走,疏寒,快进去。”
被楚遗风推着的萧疏寒有些无奈:“你又没钱了?”

楚遗风此人绝对是个人才。明明下山时身上总是带了不少金银,用不了多久就能散个精光。无人奉养的孤寡老人,家道中落的落魄书生,被强盗欺侮的本分农民,甚至街边乞丐。行侠仗义,他帮过的人简直数不胜数。
不止金银,还有剑。
萧疏寒曾经和他一起游历过几次,就破了几次财。到最后楚遗风都恨不得把剑上装饰用的宝石扣下来——虽然他不敢,怕被师父和几位师兄师姐联手揍一顿。
萧疏寒觉得,这样也很好。

店家已经备好了一壶淡茶。楚遗风抓过来牛饮几杯,含混道:“碰到一家流亡的……此事暂且不提。”
看萧疏寒面前的茶盏还干干净净的,他咳了一下,把茶壶推给萧疏寒:“疏寒今日怎么在这?真是太巧了。”
萧疏寒刚刚一直盯着他,听到这句才垂下眼,给自己也倒了一杯茶:“师门任务。”
楚遗风缓过来渴劲,就像已经喝够了茶水,剩下一个碗底也不喝了。一手托着碗转着玩:“那就更巧了,我也是。”
身子往后一仰,开玩笑道:“最好天天都有师门任务,就可以天天碰到疏寒了。”
萧疏寒嗯了一声。看着茶碗里漂着的一片茶叶,起起伏伏的。

楚遗风却坐不住了,摸摸随身的酒壶,招呼坐在柜台后的女子:“老板娘,来二斤酒!”
那女子年纪已经不轻了。看到这么个爽朗小伙子心里也欢喜得紧,索性多舀了一点,叫旁边的小姑娘送过去。
酒上来了。
送酒的小姑娘羞红了脸,退到一边去了还偷瞄楚萧二人。
如此两位标志人物,平日可难得一见。
两人都没在意,楚遗风接过酒来。

这酒就是普通家酿的当地酒。没什么花里胡哨的,直白的有泥土的朴素。
楚遗风一口干了一碗。比起对他来说温和的有点绵软的茶,他还是更爱酒。
“疏寒要不要来点?”兴头之上,一时嘴快。他记得萧疏寒是很少喝酒的。除了他们第一次遇到那天。

“好。”
 
  
萧疏寒其实不太喜欢喝酒。
儿时身有不足之症,后又入武当清修。门规森严,基本上没有碰酒的机会,他也懒得碰。
但是,烧刀子,女儿红,一滴醉等等等等,名酒或无名小酒,他都喝过。
都是楚遗风友情提供的。

他也不排斥。
喝了这些酒,他逐渐能明白,为什么楚遗风总是喜欢喝酒了。
酒。楚遗风。
万分契合。
    
   
萧疏寒更喜欢喝茶。
楚遗风对这种东西几乎是敬而远之的。喝之无味,有味都是苦味。
不过有时候他也会陪萧疏寒喝上一点。一点,是真的一点。

不过他觉得萧疏寒就是适合喝茶,茶就是适合萧疏寒。
虽然萧疏寒一点也不软绵绵的。
  
  
萧疏寒的酒量不是太好。中原的酒都带着一种激烈的清爽,从喉咙滚下去,烧了一路。
他已经有点醉了,看着对面的楚遗风,一贯平静的水面泛起了波。他好像又没醉,清醒的不得了,所以别人看起来,水面还是平静的。
他不过喝了一碗酒而已,喝的都是茶,怎么会醉?

是醉酒还是醉茶?
是酒醉还是茶醉?

醉春色,醉美酒,醉眼前人。
   
   
  
 
多年后的一个清明。
回武当的路上,中原又落了雨。
眼前是熟悉的酒家。
萧疏寒上次来时就知道了,现在这酒馆的老板娘就是原来打酒的小姑娘。
不过鬓角已添白发,与当年相差甚远。
酒馆内器物摆放还有当年的影子,人却完全不同了。
雨不小也不大,他急着离开,也没停下来。

春色不醉人。不醉酒,不醉茶,也无故人可醉。

   
可他还是醉了。

醉了几十年,却又清醒的不得了。
   
   
     
   
  
————————
写在后面的一点东西。
本篇感情向是萧单箭头楚,粗壮无比的单箭头。楚爹对掌门就是你是我好兄弟你是我知己虽然我看起来给的一匹但就是钢铁笔直。
以cp滤镜看剧情。掌门对楚爹的感情很深很深了。但是他还是给楚李送上祝福,每年祭拜他俩,查明月山庄旧案(这个可能不光因为他俩毕竟我还没到129)。他很清醒,他太清醒了。他知道和楚是不可能的,但是这份感情,几十年仍如此。
至于题目,就是私心了(以及起名废)
一直觉得,楚爹像酒,浓烈醇香,品一小口就能让人念念不忘。是华山天寒地冻中的一口烧刀子,滚烫的炙热又熨帖。至于掌门。大道忘情之前的掌门像温茶,不热烈也不凉薄,也曾有少年意气风发而不知愁。大道忘情后的掌门像冷茶。喝一口,冰凉刺骨,还涩。

也可能因为我是武当所以贼心疼掌门??【划掉】
困到神智不清。在猝死(不)的边缘试试探探。

评论(12)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