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里

浮生只合尊前老,雪满长安道。
【躺尸中】

【武华】还债记

傻白甜的小故事,观看愉快。
   
    
     
华山自小拜入山门,潜心习武,如今终于到了下山游历的年纪。临行时师姐千叮咛万嘱咐,最后无比郑重的说,师弟啊,你要是碰到个一身白带着冠背个棺材板的让你还钱,直接拿剑抡,照脸抡。懂?
华山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背起包裹拿好师姐给的小钱袋,消失在山路尽头。
 
 
华山游历的第一站是金陵。
十里秦淮灯火灿,楼台亭榭绕河堤。①
金陵繁华之名华山早有耳闻,心向往之,今日终得一见。
 
于是他现在身无分文的站在金陵大街上,欲哭无泪。
华山为人实在,又是初次下山不知江湖险恶——说白了就是缺心眼。甫一到金陵全身银两就被讹了个精光。
现在他受人所托去买个西瓜,只能举着摸遍全身掏出来几个铜板,和瓜摊上的瓜大眼瞪……没有眼。
华山一偏头,看到放在板车上的瓜,内心天人交战一会儿,一咬牙一伸手,心想,对不住了兄弟等我有钱了再还你。
“好小子,敢偷我的瓜!”
卖瓜的汉子勃然大怒,提掌向华山拍来。
华山慌忙提剑去挡。
说来这还是华山下山以来首次实战,和以前跟师兄师姐切磋大有不同,自然打不过经验丰富的瓜贩子,眼看就要被打到在地。
剑光一闪。
华山只看清来人袖子上展翅欲飞的仙鹤。
 
地上的太极图渐渐消失,留下几缕墨痕。瓜贩子躺在地上,突然出现的男子收了剑向华山看来。
华山自报家门,正要说大恩大德永生难忘,突然发现,这人怎么有点眼熟?
一身白衣,头带道冠,几把飞剑刚收进背上背的棺材板。
师姐的教育瞬间涌上心头。华山暗叫一声不好,武当!
 
武当收了剑,看了一眼一身狼狈的华山,问,你还好吗?
华山:不好。
武当:……说好的套路呢?你不应该说没事?
 
武当:你的伤处最好用一下药。
华山:没有。
武当:买。
华山:没钱。
武当:……我有,我帮你,去你住处。
华山:没有,没钱。
 
武当:……你再说一遍,你是华山的?
真没见过这么傻的华山弟子。
   
最后,华山坐在武当的床上,用着武当的药,看着武当的人。
武当觉得此人傻啦吧唧的,十万分想笑又不想毁了自己仙风道骨的形象,就开口道,你们华山天天借武当的钱,怎么还这么穷?
话里带着满满的笑意。
可惜华山没听出来。
他陷入了对巨额债务的恐惧中。
救命恩人啊,不还债良心都过不去。
  
华山听了武当的问题,想起平时师姐说,借来的钱都拿去嫖武当二师兄了……不敢说不敢说。
换一句。
本着不能在债主面前露怯的原则:“我们华山穷也穷的一身正气!”
噗。武当忍不住了。
眼带笑意,似有水波荡漾。
完了,华山想,我怎么觉得一个男人笑起来很好看。
  
我看你暂时没有落脚之地,不如暂且住在这里吧。武当说。
华山正暗自懊恼,反省这怎么是对恩人的态度,听闻此言一愣。
“那你呢?”
“贫道是来这办事的,如今事成正好也该离开了。”
华山心里有一丝失落。不过他把这归结为担心自己一分钱也没有怎么办了。
武当显然也是这么想的。
房钱我帮你垫上了,不用担心。武当笑着说。
末了开玩笑加上一句,
都记在你们华山帐上了。
反正你们也没还过。武当想。
  
我一定会把钱还上的。华山想。
  
这个华山还真可爱。武当想。
  
  
后来,华山找到了几个同门,交上了几个朋友。进了帮派,加入了暗影。
第一次揭红榜,没想到遇上个扎手的,华山差点没命。
是武当碰巧路过救了他。
  
  
再后来,华山一不小心被义士送进了监狱,他没抱多少希望的托人给武当传话,没想到武当真的带着人劫狱把他救了出来。
  
完了,这下越欠越多了。华山想。可是我不想还债了。
  
  
再再后来,武当跟华山说他也要定居在金陵了。
没入同一个帮派,没选同一个行当。
只是金陵这偌大的地方,两人几乎天天都能碰巧遇见。
     
     
有一天,华山对武当说,我要回华山了。
武当说,哦。
华山说,不一定什么时候再回来了。
武当说,哦。
华山说,那……欠的钱我就不还了。
武当说,哦。
华山说,能卖身抵债吗?
武当说,好。
  
武当说,明日……不今日,你我二人就结为道侣吧。
我什么都准备好了。武当说。
   
华山:…………???
    
     
    
再再再后来,他们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了一起。
    
    
 
【完】
    
  
    
——————————————
①:出自《秦淮河》
  
   

评论(5)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