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里

浮生只合尊前老,雪满长安道。
【躺尸中】

【长顾】岁岁

*海清河晏的小短文
*原计划是年前写完,结果……狗年大吉!!
   
   
    
太始八年。
太始帝改革平稳推行,大梁国力日益强盛,朝中田间一派欣欣向荣之景。
年内,风调雨顺,国泰民安。
年关将至,辞旧迎新。朝中官员收拾好大小事务笔杆子,准备迎接新的一年。
安定侯顾昀也回京述职。

近来边关无事,顾大帅也没什么要紧事,火速处理完边疆事务就往京城跑。
只不过,没动鹰甲,没带亲卫——堂堂安定侯,白龙鱼服去挤从西北始发的第一架飞鸢。

说来当年灵枢院试飞的飞鸢顾昀也坐过,结果一头扎进了大西北的茫茫草原。后来飞鸢研制成功投入运营,机缘巧合下竟一次也没坐成。
此次赶上飞鸢首飞,顾昀悄悄订了位置,正好也能提前几日回京给长庚一个惊喜。

飞鸢上不少人都扛着大包小包,吵吵嚷嚷热闹非凡。
大多部分人都是生平第一次“上天”,生怕别人声音压过自己。
顾昀捡了个靠窗的位子坐下,听着人高喊“这算什么!我……”暗赞一句,果然高手在民间,比京城第一的戏班子还要精彩。

顾昀正兴致勃勃听人闲扯,权当听话本子解闷。人群中挤出来个笑呵呵的中年人,后面跟个瘦高青年,挨着顾昀坐下。
那中年人倒是分外热情,还没坐稳就招呼顾昀:“这位兄弟怎么称呼?”
顾昀见这两人像是父子俩,青年虽稚气未脱,观其神态仪表十有八九是军旅中人,就随口答到:“李。”
“嚯,李老弟!”中年人一拍大腿:“李姓那可是国姓啊!我姓孙,估计大你几岁,叫你一声老弟也不吃亏。咱们能一块儿上天那都是缘分啊!”
青年无奈:“爹,这快过年的……”不能说两句吉利话?
顾昀笑:“什么国姓不国姓的。孙……兄说得对。”
全然不知刚认了个安定侯当兄弟的“孙兄”嘿嘿一笑:“现在这李家当朝的可真不赖。先是修蒸汽铁轨又造飞鸢,这下可方便了,我个到处跑商的大过年也能回家了。”
伸手一拍青年的肩膀:“还有我儿子,进玄铁营当个兵几年都不回家,今年正好去西边接货,可算被我逮回家了。”
青年皱眉:“爹,我进玄铁营就是去吃苦耐劳保家卫国的,年年请假回家像什么样子?”
年年请假回家的玄铁营统帅:……
顾昀:“年轻人,还是多回家看看比较好。”
“就是!”“孙兄”恨铁不成钢:“现在又不打仗,你过年回来一趟不行?”
又叹口气:“现在这世道可真不错。不像我年轻的时候都是吃一顿没下顿的,现在可滋润了,还能上天飞一圈!”
顾昀应了一句,看这新认的便宜兄弟膀大腰圆笑得见肉不见眼,确确实实没辜负“滋润”二字。

正说着话,忽然有人喊:“飞鸢动了!动了!”
一声长鸣,飞鸢两翼喷出细密的蒸汽。
巨大的飞鸢,在人们的尖叫和呐喊声中缓缓加速,离地而起。
顾昀安坐如山,看着鸢外扑面而来的层层白云,咂摸出了心里一点欢呼雀跃来。转念又想:激动什么?又不是没坐过,多大出息。
还是没忍住心里的激动。

飞鸢越升越高,向下望去,是绵绵不绝的大好河山。
旁边的一个年轻人尖叫声慢慢小下去,转成目瞪口呆,继而小声喃喃:“我怎么感觉那么想吟诗……”

飞鸢继续飞行着,向着广阔无垠的天际。

时近年节,朝堂上下都忙的红红火火。待长庚从宫里出来回到安定侯府,已经是傍晚了。
长庚挥退侍卫,一边想着过不了几日子熹就能到京城一边迈过门槛……还没等他想完,就看见院子里站着他朝思暮想的人。
“子熹!”方才沉稳威严的太始帝瞬间淡定不能。
顾昀被长庚抱了个满怀,伸手搂住他:“想你了就早回来几天——怎么样,惊喜吗?”
长庚把头埋在顾昀颈间,感受到的是人体温温热。答非所问道:“我想死你了。”
一只手还往下移,在顾昀腰间摸了两把,断言道:“瘦了。”
顾昀:……
隔了这么多层衣服,能摸出个什么!
顾昀决定不接这个话题,正色道:“陛下,臣是乘飞鸢来的。路上见好多百姓都能欢欢喜喜回家过年,听到有的百姓说现今世道太平,都能过上好日子。我就想……”
长庚:“嗯?”
顾昀凑到他耳边:“……我的人,怎么这么厉害?”

长庚猝不及防被“我的人”三个字撩了个正着,耳边是顾昀呼吸间喷出的温热气息,搂着人腰的手当即一紧,警告道:“子熹,舟车劳顿的,可别撩我。”
顾昀懒洋洋的回道:“臣刚刚不是说了是坐飞鸢回来的,就是等陛下等的可真是辛苦。结果陛下还不愿意听臣说话,伤心啊……”
还没等他说完长庚就吻上来。
唇齿交融。
 
 
正是黄昏时分。
家家户户灯火通明,天边长庚星闪耀。
四境安定,海清河晏。

愿,
年年有今日,
岁岁有今朝。
 
 
————————————
最后还是拉灯了(〃'▽'〃)
要是能磨炼好车技争取在十六生辰之前开出来?【插满flag】

感谢观看。
  
   
开不动了。废了。希望没人记得我的flag_(:

评论(4)

热度(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