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里

浮生只合尊前老,雪满长安道。
【躺尸中】

【木无】相醉 2

@洛泱 的联文,第一章戳这里→<1>

*无剑♂中心,有私设
   
  
    
 
  
“你拿什么,来证明你是无剑?”
无剑眨眨眼,对上木剑的眼睛后,再眨眨眼。
木剑笑:“没办法证明么。”
木剑移动了下手中的叶子,而无剑一直没松开的手忽然用上了力,把木剑的头又往下压了压。
两人之间距离瞬间缩小。
木剑忍不住屏了下呼吸,却看到无剑眨着他那双眼睛,一脸严肃认真:
“哥!看我这双真诚无垢的大眼睛,够不够证明!”
木剑:……
他忽然想手上用用力就这么结果了这人。①
木剑果断把无剑的手拔开,站起身来,居高临下地冷眼旁观无剑和一堆树藤做斗争。后者还一脸委屈“哥好冷漠你是不是不爱我了QAQ”的表情,让一贯冷静的木剑此时只想ooc到狠狠敲人脑壳。
于是木剑随手折下一段树枝,暗暗用上三分力道,扬手——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对准无剑脑袋扔了过去。
无剑倒是一抬手,轻轻松松接稳了树枝。然后继续一脸真诚的微笑和木剑大眼瞪小眼。
“既然如此……”木剑冷哼一声,又折下了一段树枝:“那就来打一场吧。”
林间日光投射,正好笼在木剑身上。
木剑眼底燃烧着的战意仿佛点亮了双目,微翘嘴角的带着几分傲气,衬的脸上的花纹越发妖异。
无剑愣了一下,原来真诚无害的笑容慢慢变淡,沉淀成嘴角的笑意,眼睛也亮了起来:“乐意奉陪。”
二人皆将剑气注入手中的树枝,以木为剑。剑气环绕,平添几分冷意。持剑之人却正是跃跃欲试,热血沸腾。
木剑首先提剑攻来,剑光直指无剑要害。无剑微微侧身一避,竟也不退,顺势将剑尖往前一送,木剑赶紧收剑格挡。区区两根树枝,相撞竟有金石交击之声。
无剑行云流水般地挥剑、闪避,动作之灵活丝毫不像一个刚刚还能被挂在树上的……二傻子。木剑腹诽。
他迎上无剑的目光,除了让人看的透彻的战意,还带着一丝笑意,让他看了血液似乎更加翻涌,手上的招式也越发猛烈。
林间的树木被剑锋波及,落叶如雨。又被剑气卷起,铺天盖地,纷纷扬扬。
片片飞叶里,二人你来我往交手了几十回合。叶片间投射下灿烂的日光,一道刺目的剑光闪过——
两人都停了下来。
木剑的剑尖抵在无剑喉咙。
无剑的剑垂在身侧。
赢了……?木剑心情复杂,一时间说不上是高兴还是失望。刚要开口,突然感觉颈侧一凉——
一滴血珠缓缓滚落。
木剑飞快地回想一遍,实在是没发现无剑是什么时候伤到他的。
他突然感觉背上一寒。
如果刚刚无剑有心,那么他现在就已经死了,在毫无察觉的时候。
木剑在无剑眼里看到了一闪而过的漠然,快得让他以为是错觉。
心底那一点寒意瞬间就被棋逢对手的兴奋淹没。
我果然没有看错,木剑想。
无剑目光一闪。
“啊啊啊啊哥我不是故意的你没事吧啊啊啊啊啊!!!”
木剑:……
果然还是错觉吧。

“跟着我。”木剑垂下剑,右移一步,不去管颈上的伤口,半转身子,默默将无剑从头到脚看了一遍。
无剑闻言眼睛一亮,上前一把勾住木剑的肩,笑得堪比三月的春花,灿烂到让人心烦意乱,只想和这烦人的家伙再比试一场。
木剑一把把无剑的手扒拉下来,两人并肩而行。
无剑一路上上蹿下跳没脸没皮着撒着欢,右戳喽戳喽花草树木小蝴蝶,左戳喽戳喽木剑。②
木剑选择保持沉默。
他自认为自己不是个高冷的人物,但此时此刻,他真是……一点也不想理这个人。
无剑活蹦乱跳了半程,木剑突然开口:“你为什么会来这里?”不是应该和主人待在一起吗。
无剑瞬间气愤填膺:“都怪独孤这个老混球!直接就把我扔过来了!!”还是从空中扔下来!差点出剑命了好不好!
“……”木剑没有回话,眼里闪过一丝复杂。
“哥你怎么了?”
“没事。”木剑这才发现自己竟呆立了片刻,摇摇头将说不清的感觉扔掉,不知不觉加快了步伐。

 
 
————————————
①以上是 @洛泱 大可爱写的,亲亲她(˘³˘)♡
②“戳喽”是方言,用在木剑身上就理解成撩一撩吧……至于精确意思……我并没有在度娘上查到emmm

————————————
终于难产出来了……期间艰辛大概可以写成一篇八百字抒情小作文【不】……
然后感谢清明明的二十四小时无处不在无孔不入的催稿以及任劳任怨的帮我开脑洞,要不然这篇还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能产出……
写的比较辣鸡,感谢看完♡
下一章就要看清明大可爱啦(´▽`)ノ
 
 

评论(4)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