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安

凡是过去 皆为序章

陆必行做了一个梦。
那是一个房间,所有东西都摆的整整齐齐一丝不苟,就是少了点鲜活气。——正是他无比熟悉,已经在湛卢的数据库里看到过上百遍的房间。
房间的主人正坐在床上,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虽然早就看过影像,但是面对真人版幼年林,陆必行还是感觉整颗心都要被萌化了,硬生生从这一脸冷漠中看出十二万分可爱,恨不得伸手捏一把小林静恒的脸。
慎重考虑了一下,还是忍住了。
“那个……”陆必行咳了一下,心想这人怎么又让他词穷了 :“别害怕。”试探地坐到床边,观察小林静恒的表情。见他没有表现出什么抗拒,不由得生出一丝丝连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窃喜。
两人正“深情对视”,个人终端突然“叮”的一声,尽职尽责的提醒现在到了睡觉时间。小林静恒当陆必行为不存在,飞快的钻进被窝,然后用一双灰蒙蒙的眼睛又开始盯着他。
对上这个眼神,陆必行觉得自己好像瞬间被高能粒子炮轰中了。“好吧……要听睡前故事吗?”陆必行一伸手,把自己的个人终端连上林静恒的,顺手打开一本《睡前故事》,瞄了一眼内容。
陆必行:……
这都是什么玩意!
为了保护他家林的童年身心健康,陆必行果断把终端关上。坐在了林静恒旁边,给人掖了掖被子,如愿以偿揉了一把头:“没事,睡吧。我在呢。”
林静恒竟真的听话地闭上眼。
陆必行坐着坐着,感到浓浓的困意涌上,意识很快开始昏昏沉沉。他突然感觉床边站着一个人,挣扎着想睁开眼。那人弯下腰,动作温柔的拍了拍他的头:“睡吧,儿子。老爸在呢。”

陆必行猛地睁大眼,眼前的是熟悉的天花板。不是几十年前沃托“陆和穆勒之家”的夜晚,是启明星“林将军和工程师001的家”的早晨。
身边人被他的动作吵醒了。看着那人灰色的眼睛,陆必行没头没尾的问了一句:“你害怕恐怖故事吗?”
劳累过度还没睡醒一肚子起床气的林将军给了他一个“你是智障吗”的眼神。
陆必行低笑了一声,探过头来在林静恒的眼睛上亲了一口:“早安,宝贝——再睡一会吧。”
     

——————————
瞎写的,非常ooc。bug就当是梦的不合理性吧,以及……恋爱使人滤镜加厚【闭嘴】
  
  
  

【木无】相醉 2

@洛泱 的联文,第一章戳这里→<1>

*无剑♂中心,有私设
   
  
    
 
  
“你拿什么,来证明你是无剑?”
无剑眨眨眼,对上木剑的眼睛后,再眨眨眼。
木剑笑:“没办法证明么。”
木剑移动了下手中的叶子,而无剑一直没松开的手忽然用上了力,把木剑的头又往下压了压。
两人之间距离瞬间缩小。
木剑忍不住屏了下呼吸,却看到无剑眨着他那双眼睛,一脸严肃认真:
“哥!看我这双真诚无垢的大眼睛,够不够证明!”
木剑:……
他忽然想手上用用力就这么结果了这人。①
木剑果断把无剑的手拔开,站起身来,居高临下地冷眼旁观无剑和一堆树藤做斗争。后者还一脸委屈“哥好冷漠你是不是不爱我了QAQ”的表情,让一贯冷静的木剑此时只想ooc到狠狠敲人脑壳。
于是木剑随手折下一段树枝,暗暗用上三分力道,扬手——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对准无剑脑袋扔了过去。
无剑倒是一抬手,轻轻松松接稳了树枝。然后继续一脸真诚的微笑和木剑大眼瞪小眼。
“既然如此……”木剑冷哼一声,又折下了一段树枝:“那就来打一场吧。”
林间日光投射,正好笼在木剑身上。
木剑眼底燃烧着的战意仿佛点亮了双目,微翘嘴角的带着几分傲气,衬的脸上的花纹越发妖异。
无剑愣了一下,原来真诚无害的笑容慢慢变淡,沉淀成嘴角的笑意,眼睛也亮了起来:“乐意奉陪。”
二人皆将剑气注入手中的树枝,以木为剑。剑气环绕,平添几分冷意。持剑之人却正是跃跃欲试,热血沸腾。
木剑首先提剑攻来,剑光直指无剑要害。无剑微微侧身一避,竟也不退,顺势将剑尖往前一送,木剑赶紧收剑格挡。区区两根树枝,相撞竟有金石交击之声。
无剑行云流水般地挥剑、闪避,动作之灵活丝毫不像一个刚刚还能被挂在树上的……二傻子。木剑腹诽。
他迎上无剑的目光,除了让人看的透彻的战意,还带着一丝笑意,让他看了血液似乎更加翻涌,手上的招式也越发猛烈。
林间的树木被剑锋波及,落叶如雨。又被剑气卷起,铺天盖地,纷纷扬扬。
片片飞叶里,二人你来我往交手了几十回合。叶片间投射下灿烂的日光,一道刺目的剑光闪过——
两人都停了下来。
木剑的剑尖抵在无剑喉咙。
无剑的剑垂在身侧。
赢了……?木剑心情复杂,一时间说不上是高兴还是失望。刚要开口,突然感觉颈侧一凉——
一滴血珠缓缓滚落。
木剑飞快地回想一遍,实在是没发现无剑是什么时候伤到他的。
他突然感觉背上一寒。
如果刚刚无剑有心,那么他现在就已经死了,在毫无察觉的时候。
木剑在无剑眼里看到了一闪而过的漠然,快得让他以为是错觉。
心底那一点寒意瞬间就被棋逢对手的兴奋淹没。
我果然没有看错,木剑想。
无剑目光一闪。
“啊啊啊啊哥我不是故意的你没事吧啊啊啊啊啊!!!”
木剑:……
果然还是错觉吧。

“跟着我。”木剑垂下剑,右移一步,不去管颈上的伤口,半转身子,默默将无剑从头到脚看了一遍。
无剑闻言眼睛一亮,上前一把勾住木剑的肩,笑得堪比三月的春花,灿烂到让人心烦意乱,只想和这烦人的家伙再比试一场。
木剑一把把无剑的手扒拉下来,两人并肩而行。
无剑一路上上蹿下跳没脸没皮着撒着欢,右戳喽戳喽花草树木小蝴蝶,左戳喽戳喽木剑。②
木剑选择保持沉默。
他自认为自己不是个高冷的人物,但此时此刻,他真是……一点也不想理这个人。
无剑活蹦乱跳了半程,木剑突然开口:“你为什么会来这里?”不是应该和主人待在一起吗。
无剑瞬间气愤填膺:“都怪独孤这个老混球!直接就把我扔过来了!!”还是从空中扔下来!差点出剑命了好不好!
“……”木剑没有回话,眼里闪过一丝复杂。
“哥你怎么了?”
“没事。”木剑这才发现自己竟呆立了片刻,摇摇头将说不清的感觉扔掉,不知不觉加快了步伐。

 
 
————————————
①以上是 @洛泱 大可爱写的,亲亲她(˘³˘)♡
②“戳喽”是方言,用在木剑身上就理解成撩一撩吧……至于精确意思……我并没有在度娘上查到emmm

————————————
终于难产出来了……期间艰辛大概可以写成一篇八百字抒情小作文【不】……
然后感谢清明明的二十四小时无处不在无孔不入的催稿以及任劳任怨的帮我开脑洞,要不然这篇还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能产出……
写的比较辣鸡,感谢看完♡
下一章就要看清明大可爱啦(´▽`)ノ
 
 

秋水剑V:大家好,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男朋友@归一剑
评论:
无剑V:没想到你们现在才公开
浮生剑V:你们难道没有早就在一起吗?
天罡剑V:……???

归一剑V:我心悦于你@秋水剑

粉丝:我两大男神终于在一起了哈哈哈哈哈哈哈普天同庆啊啊啊啊啊ヾ(✿゚▽゚)ノ*٩(๑´∀`๑)ง*⁽⁽ଘ( ˊᵕˋ )ଓ⁾⁾

   
  
  
玩梗,ooc严重【瘫】

【迦无】那天,无剑抽了一次卡

*没错就是迦无
*私设无剑♀
*我爱那迦一辈子!!!入我那迦神教吧!!!!

    
   
 
今天是个好天气,秋高气爽,万里无云。
适宜抽卡。
无剑早早起床,翻遍了玄学小本本,查遍了玄学攻略,和欧皇大佬展开了深切的人生探讨,掐指算完良辰吉时。终于决定——
如此良辰美景,何不一抽解忧!
  
于是无剑欢欢喜喜地抱着省吃俭用从牙缝里扣出来的一千金叶子,欢欢喜喜地来到风雨同舟卡池,欢欢喜喜地扔了下去。
是不是接下来就能迎娶归一抱上版本第一大腿走上人生巅峰为所欲为了!
秋水曰:不存在的。
   
六道光芒闪过。
啊!归一!……的被动,三花聚顶。
   
无剑一口老血梗在喉头上。
无剑内心mmp。
……不行,我不能崩了稳重成熟温柔优雅可爱活泼清纯简约……啊呸哪里不对的小姐姐人设。
          
“诸位辛苦了,先随在下回剑阁休整一番吧。”
温柔笑。
古墓派的小天使笑着跳着走着,草原来的小天使和桃花岛的小天使聊得开心,他大哥伏魔杖正准备和阁里他十几个兄弟团聚。
       
唯独那迦和无剑走在一起。
“你,不开心?”
无剑停下,转头,对上那迦满是关心的眼神。
无剑呵呵。
是的没错,不仅如此我还想打爆策划的狗头。

“怎么会?”微笑。
“你笑的,看着难受。”
“……”
“我,能教你瑜伽……”
“看,我养的灵蛇,给你玩……”
“我,三花,我也能保护你。”
“我,一定,不会让你受伤。”
“即使我死……”
“你,相信吗?”
无剑一愣。
笑了。
“相信相信。”
“走吧,回家吧。”
    

      
隔壁欧皇无剑感觉有点不对劲。
为什么都好几天了隔壁非酋无剑还没来找她哭唧唧吸欧气求玄学?
难道是出五花了?
欧皇无剑决定带着自家紫薇前去一探。
刚到门口,就看到非酋无剑悠闲地坐在院子里喝茶,地上翻滚着一堆灵蛇……呸,蛇。
“啊?没有。”
非酋无剑放下茶碗,一脸感动:“我有那迦就够了!”
欧皇无剑:……
欧皇无剑:?????
   

——————
归一概率up是不是假的:)
风雨同舟坠机惨案。对不起我选择迦人:)

——————
原来的排版怎么看怎么不对
……原来都不用空格的吗我都没注意()´д`()

木无段子【?】

*纯对话
*emm其实是一个脑洞的一部分,但是打完以后感觉已经码完文了……
*ooc预警!

“四哥,书上说的‘道’是什么?”
“万物皆有道,是为本心。”
“你想好你的道了吗?”
“欸……不知道,大概就是人间正道吧?四哥呢?”
“主人的道,就是我的道。”

——————————
“四哥,复活主人一事实在不妥……再说要是毁灭五剑之境,主人也不会高兴的……”
“我说过,主人的道,就是我的道。”
“无剑,你是打算阻拦我吗?”

——————————
“混蛋!木剑,你疯了!”
“哦?如果牺牲你就能迎回主人,那倒不错。”

———————————
“木剑,你为一己私欲,制造魍魉,使五剑之境生灵涂炭。”
“今日,我必阻你。”
“果然,最终配和我一战的只有你。”
“无剑,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是选择那所谓的正道,还是我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