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里

浮云吹做雪,世味煮成茶
【躺尸中】

蝙蝠岛花丛的配色很适合女装了
  
  
别猜了,都是成男

一个武华小片段。  
   
     
华山揣着一张单子四下张望。
他几乎把夜市的每个摊子都翻了个遍,也没凑够任务要求的烤鱼。
  
前面就是夜市边缘,路边零零散散有几个摊位,华山不抱太大希望随意扫了一眼。
突然眼前一亮。
前面的烧烤摊上竟然整整齐齐摆着几串烤鱼。
不多不少,刚好三条。
  
华山一个箭步冲过去一指三条鱼就开始掏腰包,整套动作堪称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只来得及匆匆瞥了一眼招牌,连摊主的脸都没瞧。
“给。”一串冒着焦糊味的鱼被递到眼前。
入耳是熟悉的声音,华山仿佛被雷劈中一般,视线顺着鱼缓缓移到摊主脸上。
他和他朝思暮想的心上人,隔着一个挂着“买串送情缘”大大招牌的烧烤摊,见面了。
道长脸上还有一块疑似被烟熏出来的焦黑。

四目相对。
无语凝噎。
 
华山突然觉得有点口干:“道长……这个招牌……”
武当似有几分不自在:“……我师弟起的。”又把鱼向前递了几分,重复道:“给。”
华山接过鱼,手指不小心碰上武当的手,一触即分。用开玩笑的语气问:“买烤串就送情缘吗?”
眼神却飘来飘去不敢和武当对视。
“不送。”
华山的眼神黯了一下。
“如果是你……就可以。”  
       
       
        
【武当摆摊前】
“师兄师兄!”师弟梆梆砸着武当的屋门:“夜市早就开始了你怎么还在屋里蹲着!”
屋内武当翻了一页书,视线始终不离经文:“我没兴趣,你自己去吧。”
“你那个心上人正满世界找烤鱼呢,你真不打算去?”
话音未落,门开了。武当穿戴整齐,一脸平静的开口:“在哪?”
要不是看见他眼里兴奋的光,师弟都要信了。

【暗武】平凡客

*片段式甜饼
    
   
     
『相逢』
暗香和武当的初遇其实很简单。
一个江南的雨天,一个人满为患的茶馆,一次迫不得已的拼桌。
   
暗香有时候会开玩笑问武当,都说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①,道长你算算,咱们一桌子吃饭是修了多少年?
武当微笑不答。
同桌食,共枕眠,与子偕老。总共修了几生几世的福分,又怎么算的清呢?
    
   
『患难』
第二次见面是在十二连环坞。
约好同往的师兄爽约,暗香百无聊赖的把玩手中弯刀,想随便找个人一起。没想到发现了在连环坞门口犹豫不决的武当。
暗香想着两人估计也没问题,上去打了个招呼,道长还记得我吗?要不要一起?
武当点头应了,两人结伴而行。
   
没想到还是高估了自己。
好容易从神秘女子手下死里逃生,暗香靠在树下大口喘匀气,抽空看了一眼身边已经坐下打坐的武当,发现这小道长一身堪称凄惨。衣衫破烂,连道袍上的仙鹤都惨被削去了一个翅膀。
后知后觉的摸摸自己身上,挡脸的围巾已经碎成了布条。
白瞎了师姐刚做好的衣裳。暗香皱眉,未做他想。
抬头却看见武当望着他,目光躲躲闪闪,一脸的欲言又止。
怎么?暗香疑惑。
武当看上去不太好开口,斟酌一下:据说暗香弟子的脸不能给人看,看到就……嗯……
暗香愣了一下,想起某个不实江湖传言,笑的肩膀都在发抖。
难道说,道长你要嫁给我?
回答他的是一个恼羞成怒的鹤亮翅。
    
  
『寤寐』
暗香猛地坐起。
正好看见月光落在旅店的床边,寂静的有点凄凉。
暗香松了一口气,掐灭心底一丝丝遗憾。
他做了一个梦。
梦里是个白衣飘飘的仙人,搅乱了一池春水。
  
暗香揉揉太阳穴,披衣下床点起一只蜡烛,摸出一张纸凑到烛光下。
武当的名字,红纸黑字。
这才是他今晚在这里的原因。
生平第一次,暗香犹豫了。
只是一个普通的寻仇单,提前和武当说好也不会有什么损失……
烛火摇曳,一片昏黄。
  
梦里好像也是这样的光线……
暗香猛地拽回跑偏的思绪,脸颊发热。
而梦中人就在隔壁。
  
红纸凑近烛火,瞬间化为灰烬。
今夜月黑风高,正是暗影出动的好时机。
然而被柔情锈了的刀,是见不得血的。
   
第二日上午,前一天很晚才到旅店的武当在大堂看见了熟悉的人。
暗香假装自己没有一大早上就下楼蹲点等武当下来,冷静的抿了一口被添了无数次的茶:“好巧啊!”
    
     
『问道』
“你修行无情道已久,现今小有所成。擅改此道后果不堪设想,你想好了?”
武当一晃神,想起刚入门时的问话:“修习无情道须断情绝爱,若杂念太多必有损修行。你可想好?”
回过神,深深行了一礼,和当年一样回答:“弟子无悔。”
  
结束闭关,武当活动一下身手。
青丝已尽数染上霜华,幸好武功没有退步。
打开门,暗香正在等他。
在暗香的惊呼中,武当微微勾唇,笑了。
不再是无情人,又如何修无情道?
  
他的道就在眼前。
   
    
『相悦』
两人认识以后,经常一起历练。后来各怀心思,连日常也约着一起。
这天正好一起在中原某个小桥上钓鱼。
近黄昏,落日融金,成片的芦花在晚风里轻轻摇摆。
暗香却无意欣赏这美景。
他拿着鱼竿,眼睛却不盯着鱼线,只偷偷的瞟了武当一眼又一眼。
武当闭目而坐似乎没有察觉。夕阳的余晖洒在他身后,在暗香眼里已胜过人间一切美景。
  
暗香正看得出神,手中鱼竿猝不及防向下一沉。手忙脚乱的抬杆,一条锦鲤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溅了两人满头满脸的水。
暗香一窘,想道歉却被武当一个手势止住。
看起来颇有门道的掐了两下指,宣布:“鸿运当头,心想事成。”
是个人都能看出武当眼里调侃的笑意。
  
许是被笑容迷了眼,暗香脑子里混乱成一团,一句话在不经意间脱口而出:“……我心悦你,能心想事成吗?”
说完恨不得把自己舌头咬掉,不敢看武当的表情,手紧紧攥成拳。
  
一只手拉起他的手,抹开暗香手心里的汗,和他十指相扣。
“好。”
     
    
『结发』
每天早上起床,两人都有一个习惯,给彼此束发。
武当弟子要求束发带冠,偏偏武当无论怎么练还是不精于此道,以前每天早上都费老大劲,万幸没被师兄逮着过仪容不整。
不过暗香弟子的发式就简单多了,武当很满意。
倒是暗香从小就给师姐们梳头,练就了一手束发的好手艺,区区道冠根本难不倒他。
  
一手撩起武当顺滑的长发,无意间露出武当后颈上暧昧的红痕,在白发的映衬下格外明显。
一手拿着梳子,从头顶到发尾,一下下梳着。
一梳梳到齐眉,一梳梳到白首。
  
君虽白首,愿与君结发,纵一日吾霜华满头,此情不渝。
    
 
『测字』
暗香和武当路过金陵城的一个小巷子时,被一个老头叫住了。
算命解签,因缘测字。暗香看了一眼算命摊上的招牌又看了一眼老头,老头摸摸胡须,摆出一种世外高人的架势。
其实假的很。
暗香素来不信命数,又觉得这种江湖骗子还不如自家道长算的准,压根没打算搭理他。
没想到武当停了下来。
不仅停了下来,还拿起签筒,还晃了晃,还抽出一根木签。
暗香凑过去看了看,签上刻着四个大字:“沧海一粟”。
任谁被当面说平庸也不会高兴,老头咳了一声,满脸堆笑准备打圆场。
没想到武当笑了一下:“还真恰当。”
    
说完向摊主借来笔墨,在木签上添了几个字,无情的挡住了暗香好奇的视线。
写完递给暗香的时候,暗香发现武当的耳朵尖好像有点红。
   
木签的背面是两行字。
一行是刻上的判词:“我本天地平凡客。”
另一行墨迹还未干,显然是刚刚添上去的。
“何其有幸得此挚爱,此生足矣。”
      
      
     
    
———————
①出自电视剧《新白娘子传奇》。《白蛇传》的故事最早起源于宋元,手游中也提到过这个传说。此处引用

一个脑洞

华山注意武当很久了。
每次来讨债武当总是立在人群后,一脸无波无澜,仿佛这喧扰红尘都不足以入他眼帘。和他那些喊打喊杀的同门形成鲜明对比,一朵不世出的高岭之花。
一日,武当讨债弟子走临时,他突然看到武当笑了。似春风拂面,吹开华山层层冰雪。
确认过笑容,是心动的感觉。
怎么才能和高岭之花搭上话呢?华山一直在思考。
 

武当一脸冷漠。
他真的受够这群狗男女狗男男了。讨债不好好讨,架也不好好打。使的什么情意绵绵剑,也不怕被闻师叔看见了劈头一个斩无极。
简直辣眼睛,要不是……
他看向对面的华山。
他注意华山很久了。最开始他总是感觉有一道目光盯着他,顺着看过去发现了来不及收回视线手忙脚乱的华山。
有点可爱,他想。怎么才能自然不做作的和他说上话呢?
 

之后的一天,华山终于鼓起勇气跟武当说话了。表面镇定的和武当约好去喝酒,背地里出了一手心汗。
认为对待高岭之花就要循序渐进,他小心翼翼的一点点和武当熟络起来。

华山主动找自己了,武当内心十万分开心。但是他慢慢发现,华山总是小心翼翼的,无论言语还是行为都刻意跟他保持一点距离。
明明华山对别人都特别亲切还自来熟!武当委屈。
他揣着自己的心思,害怕把华山吓跑,只好也一点点靠近华山,一点点暴露出自己真实的皮的一面。
 

华山觉得自己的方法很有效,高岭之花没原来冷了。开心的准备再接再厉。

武当终于忍不了了。

于是有一天,华山发现自己被高岭之花压在了墙上。
 

他们在一起很久很久之后,武当问起华山当初是怎么喜欢上自己的。华山说了那个笑,武当:……
无量天尊。他当时真的只是在嘲笑这群傻同门不仅没要着债还把聘礼赔出去了!!

【楚萧】武当日常—弟子晚课

*试图仿写武当奇观(咦)
*又名:武当日常—拐道长的华仔
 
  
  
每天太阳将落,都是武当弟子晚课开始的时候。

楚遗风坐在琼台观的一个房顶上,很快就看腻了新入门弟子千篇一律的剑招,于是只专注的盯着人群中央一个少年看。
那少年年纪轻轻就已身着镇玄,在一群同样打扮的弟子里也已经表现的非常出彩。

凌冽的剑气带起了琼台观的桃花,还没等花瓣落下就被半空中翻涌的墨迹撕个粉碎。
一剑出,隐隐有虎啸龙吟。

他都想大声喝彩。

那道长似乎察觉了他的视线,抬眼,正好和他目光相接。
楚遗风吹了一声口哨。

尾音卷在纷飞的桃花里,随着尚有一丝温热的晚风飘下去。
少年道长移开目光。

他可以肯定萧疏寒听见了。

于是不再动作,翻身在屋顶上躺下,双手枕在脑后看太阳放出最后一线光芒,整个武当山笼罩在昏黄的暮色中。直到天边出现几簇星星,授业弟子宣布晚课结束的声音响起才起身跳下房顶。

萧疏寒正在一株桃树下等他。

琼台观的桃花还在落。

一朵落花正巧坠在萧疏寒肩头。

楚遗风摸了摸腰间的玉佩,向树下走去。
 
  
  
  

————————
不知道桃花的意象有人看懂没?
萧疏寒修的是无情道,理应断情绝爱。偏偏楚遗风这朵桃花,落在他身上了。

既然官方都搞了互赠玉佩的梗了,那么↓
   
  
   
 
“道长,这醉红尘佩如此贵重,怎能给我呢?”

“贫道曾以为大道是超脱凡尘,对此名多有不解。现在才知其中真意,也算是物有所归。”
“你是我的红尘。”
  
  
 
是一个脑洞的小片段w随缘写

所以说,祖师爷给的萧,就这么给楚遗风了??!!!

萧疏寒像云
萧,“萧疏寒”的“萧”
是不是约等于掌门把自己送出去了?!!!!
这是什么?这是定情信物啊!!!!!!
  
  
已知楚遗风之前吹的是笛子,萧疏寒送的是萧,华山的武器是剑和萧……
噫。

   
送的萧肯定要吹→间接接吻。四舍五入就是车!!再四舍五入就是结婚了!!!!!卧云play了解一下!!!
 
 
(关于周边。官方还有很多更好的选择比如楚留香的扇子啊蔡居诚的手帕【什么】,偏偏选了现在在游戏里连建模都没有的楚爹的武器。萧基本上就是楚萧定情信物了,所以…………楚萧,我啊啊啊啊!!!!)
 
  
官方爸爸官方爸爸,要我何用!!!!!

【楚萧】醉酒茶

*青年楚和青年萧!(或者少年?)
*交党费啦
  
  
 
清明过后,正是草长莺飞的时节,一派大好春光。
春景如斯醉人,萧疏寒就走得慢了些。不巧碰到中原落雨,巧的是不远处就有一处酒家。
他栓好马,挑开小酒馆门帘正欲避一避雨,就听见身后疾驰而来的马蹄声和一个拖长了音的大喊。
“萧——道——长——!!”
萧疏寒转过身,眼底落下了一份笑意。虽然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

更巧的是他在这儿遇到了楚遗风。

“吁——”楚遗风拉紧了缰绳,马儿堪堪在小酒馆门前停下,扬起一片飞土。这在被春雨润湿的地上,可是极不容易的。
楚遗风翻身下马,被淋湿的头发晃下一长串水珠。他倒是毫不在意,一把揽过萧疏寒的肩,嚷嚷开:“渴死我了!——终于碰到认识的了。走走,疏寒,快进去。”
被楚遗风推着的萧疏寒有些无奈:“你又没钱了?”

楚遗风此人绝对是个人才。明明下山时身上总是带了不少金银,用不了多久就能散个精光。无人奉养的孤寡老人,家道中落的落魄书生,被强盗欺侮的本分农民,甚至街边乞丐。行侠仗义,他帮过的人简直数不胜数。
不止金银,还有剑。
萧疏寒曾经和他一起游历过几次,就破了几次财。到最后楚遗风都恨不得把剑上装饰用的宝石扣下来——虽然他不敢,怕被师父和几位师兄师姐联手揍一顿。
萧疏寒觉得,这样也很好。

店家已经备好了一壶淡茶。楚遗风抓过来牛饮几杯,含混道:“碰到一家流亡的……此事暂且不提。”
看萧疏寒面前的茶盏还干干净净的,他咳了一下,把茶壶推给萧疏寒:“疏寒今日怎么在这?真是太巧了。”
萧疏寒刚刚一直盯着他,听到这句才垂下眼,给自己也倒了一杯茶:“师门任务。”
楚遗风缓过来渴劲,就像已经喝够了茶水,剩下一个碗底也不喝了。一手托着碗转着玩:“那就更巧了,我也是。”
身子往后一仰,开玩笑道:“最好天天都有师门任务,就可以天天碰到疏寒了。”
萧疏寒嗯了一声。看着茶碗里漂着的一片茶叶,起起伏伏的。

楚遗风却坐不住了,摸摸随身的酒壶,招呼坐在柜台后的女子:“老板娘,来二斤酒!”
那女子年纪已经不轻了。看到这么个爽朗小伙子心里也欢喜得紧,索性多舀了一点,叫旁边的小姑娘送过去。
酒上来了。
送酒的小姑娘羞红了脸,退到一边去了还偷瞄楚萧二人。
如此两位标志人物,平日可难得一见。
两人都没在意,楚遗风接过酒来。

这酒就是普通家酿的当地酒。没什么花里胡哨的,直白的有泥土的朴素。
楚遗风一口干了一碗。比起对他来说温和的有点绵软的茶,他还是更爱酒。
“疏寒要不要来点?”兴头之上,一时嘴快。他记得萧疏寒是很少喝酒的。除了他们第一次遇到那天。

“好。”
 
  
萧疏寒其实不太喜欢喝酒。
儿时身有不足之症,后又入武当清修。门规森严,基本上没有碰酒的机会,他也懒得碰。
但是,烧刀子,女儿红,一滴醉等等等等,名酒或无名小酒,他都喝过。
都是楚遗风友情提供的。

他也不排斥。
喝了这些酒,他逐渐能明白,为什么楚遗风总是喜欢喝酒了。
酒。楚遗风。
万分契合。
    
   
萧疏寒更喜欢喝茶。
楚遗风对这种东西几乎是敬而远之的。喝之无味,有味都是苦味。
不过有时候他也会陪萧疏寒喝上一点。一点,是真的一点。

不过他觉得萧疏寒就是适合喝茶,茶就是适合萧疏寒。
虽然萧疏寒一点也不软绵绵的。
  
  
萧疏寒的酒量不是太好。中原的酒都带着一种激烈的清爽,从喉咙滚下去,烧了一路。
他已经有点醉了,看着对面的楚遗风,一贯平静的水面泛起了波。他好像又没醉,清醒的不得了,所以别人看起来,水面还是平静的。
他不过喝了一碗酒而已,喝的都是茶,怎么会醉?

是醉酒还是醉茶?
是酒醉还是茶醉?

醉春色,醉美酒,醉眼前人。
   
   
  
 
多年后的一个清明。
回武当的路上,中原又落了雨。
眼前是熟悉的酒家。
萧疏寒上次来时就知道了,现在这酒馆的老板娘就是原来打酒的小姑娘。
不过鬓角已添白发,与当年相差甚远。
酒馆内器物摆放还有当年的影子,人却完全不同了。
雨不小也不大,他急着离开,也没停下来。

春色不醉人。不醉酒,不醉茶,也无故人可醉。

   
可他还是醉了。

醉了几十年,却又清醒的不得了。
   
   
     
   
  
————————
写在后面的一点东西。
本篇感情向是萧单箭头楚,粗壮无比的单箭头。楚爹对掌门就是你是我好兄弟你是我知己虽然我看起来给的一匹但就是钢铁笔直。
以cp滤镜看剧情。掌门对楚爹的感情很深很深了。但是他还是给楚李送上祝福,每年祭拜他俩,查明月山庄旧案(这个可能不光因为他俩毕竟我还没到129)。他很清醒,他太清醒了。他知道和楚是不可能的,但是这份感情,几十年仍如此。
至于题目,就是私心了(以及起名废)
一直觉得,楚爹像酒,浓烈醇香,品一小口就能让人念念不忘。是华山天寒地冻中的一口烧刀子,滚烫的炙热又熨帖。至于掌门。大道忘情之前的掌门像温茶,不热烈也不凉薄,也曾有少年意气风发而不知愁。大道忘情后的掌门像冷茶。喝一口,冰凉刺骨,还涩。

也可能因为我是武当所以贼心疼掌门??【划掉】
困到神智不清。在猝死(不)的边缘试试探探。

【武华】平生缘

*很白很傻
     
     
     
【1】
这是一个华山弟子的故事。

他暗恋一个武当弟子。
对,男的。
毕竟武当只有汉子。

他们是极好的朋友。每天都一起游历,一起闲逛,一起钓鱼,一起去澡堂……呸,汤池。
他们心有灵犀,一个眼神对上就是相视一笑。仗剑行歌,快意江湖。

每天早晨华山都想,今天我一定要告白。
每天晚上华山都想,我今天怎么又没告成白。

因为他不敢。

害怕他对他没那个意思,害怕他感到恶心,害怕连朋友也做不成。

他的眼神总是追逐武当的背影,等武当一转头又装作若无其事的移开。
若是眼神相触,便是藏也藏不住的情深。

他觉得能一直这么下去。直到要么他受不了发疯了告白,要么武当找到心悦的姑娘幸福美满。
他没想过有一天自己的这份感情能淡去消失这个选项。
 
  
直到有一天。

花朝节第一天,他正做着课业,看到了“某某女侠对武当使用了君心·念念不忘”。
他差点把要上缴的宝衣摔了。

匆匆赶到三生树,看到武当正往树上系一张红纸笺。
唇边含笑,眉眼温柔。

他藏在一旁看着,直到武当走远才出来。
动作迅速的摘下了红纸笺。
上面写着:
只愿君心似我心

华山此时内心仿佛被梁妈妈碰瓷。

这个人谁爱喜欢谁喜欢去,老子!!!
……还是很喜欢。

他默默把红纸笺折回原样,挂在一个方便女侠拿到的地方。
也要了一张红纸笺,写道:
定不负相思意

自暴自弃的挂在一个角落。
想着这样就不容易被他看见了。
……就算看见能如何?

之后的几日,华山还是如常揍人喝茶泡澡。和平常不一样的就是身边没有武当。
同门师姐不知道通过什么途径知道了,来陪他做日常。
并且发誓要把这个大猪蹄子暴揍一顿。

有时候他会偷偷到三生树看看,武当的那张红纸笺有没有被取走。
 
  
这一天他去的时候,红纸笺还是一如既往的随风飘扬。
他伸手摘下来。仿佛被鬼迷了心窍,一咬牙写上了四个字。

他突然发现自己的那张红纸笺也被摘下来了,上面也写了四个字。
抬头一看,对面是熟悉的身影,拿着一张红纸笺。

瞬间,仿佛天地之间只此一抹白。
只此一人。
   
  
   
【2】
这是一个武当弟子的故事。
他暗恋一个华山弟子。
虽然华山男女弟子都有,但他喜欢的就是个男的。

他们的关系非常好。
是志同道合的知己,是患难与共的至交,是彼此浪迹江湖的陪伴。
不过其他所有人都觉得他们是一对狗男男。

他觉得华山对自己也有这个意思。
但是他不敢说。

生怕是自作多情,到头来连做朋友的缘分也没有了。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着,武当觉得还是挺好的。
至少他们可以朝夕相伴,共醉江湖,不会从此恩断义绝,江湖不见。
至于以后华山可能会娶妻生子……他想都不敢想。
一想就像拿刀子剜自己心口,生疼。
纵使他行走江湖已经适应了伤痛,也受不了的疼。
 
 
花朝节的第一天,他大清早就被师妹拉到三生树下,还没弄明白就放了花灯,被师妹炸了烟花。
师妹说,昨天我媳妇跟人跑了,今天我就要气死她。
又说,你不是要追那个华山吗,我这也是帮你刺激刺激他。
武当看了看貌似弱柳扶风的师妹手中拎着的灯,机智的选择闭嘴。
  
  
来都来了。他寻思着。
他要了一张红纸笺,写完挂在树上。
专门挑了个他认为华山一眼就能看到的地方。
要是他能看见……就好了。他想。
无论结局如何,我就是喜欢他。
  
  
红纸笺挂上的第一天,华山说自己有事,没和他一起日常。
第二天,华山还是有事。
第三天,有事。
第四天,他偷偷的跟着华山,看到华山和一个小姐姐一起日常了。
……

武当心里很绝望。
当他从树上找到华山对红纸笺的时候,他的内心不止绝望,甚至妈卖批。
很好。他想。

#快到手的媳妇没了怎么办在线等急QAQ#
众少侠表示哈哈哈吃瓜。

他终于做出了一个决定。

大不了被华山打死!!
……华山不会真打死我吧。

这一日,天朗气清,惠风和畅。
他摘下了华山的红纸笺,写上了四个字。
有所感知,抬头,对面是熟悉的蓝衣身影。
 
  
紧紧相拥,唇齿相依。
平生愿终于实现,恍然若梦。

所幸平生缘,终究非梦。
 
  
  
【3】
只愿君心似我心
不负相思。

定不负相思意
我心如君。

【武华】怀情

*有小破车  
*深夜飙车 新手驾驶小心上路
*武当辛季x华山邵潜
*来自一个没钱买抱抱的武当贫困弟子的怨念
*谈恋爱之前日常相处模式是互怼 就算双向暗恋还睡过也一样【划掉】

     
   
全文走外链
挂了看评论
     
  
   

*仔细读一下他俩的名字有惊喜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