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安

不定期失踪人口

谢谢看到我的你
愿长安❤

原来游戏里真的存在软萌小华仔这种人间瑰宝。
像小奶猫一样,
努力凶巴巴还是软fufu的,
特别可爱。
还死不承认自己受,
喂你清醒一点你浑身上下有一点攻气吗哈哈哈哈哈
 
 
之前一直觉得华仔除了皮就是狗,
竟然还有这种这么治愈的小可爱吗……
我特么,写爆!!!!

一个武华小片段。  
   
     
华山揣着一张单子四下张望。
他几乎把夜市的每个摊子都翻了个遍,也没凑够任务要求的烤鱼。
  
前面就是夜市边缘,路边零零散散有几个摊位,华山不抱太大希望随意扫了一眼。
突然眼前一亮。
前面的烧烤摊上竟然整整齐齐摆着几串烤鱼。
不多不少,刚好三条。
  
华山一个箭步冲过去一指三条鱼就开始掏腰包,整套动作堪称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只来得及匆匆瞥了一眼招牌,连摊主的脸都没瞧。
“给。”一串冒着焦糊味的鱼被递到眼前。
入耳是熟悉的声音,华山仿佛被雷劈中一般,视线顺着鱼缓缓移到摊主脸上。
他和他朝思暮想的心上人,隔着一个挂着“买串送情缘”大大招牌的烧烤摊,见面了。
道长脸上还有一块疑似被烟熏出来的焦黑。

四目相对。
无语凝噎。
 
华山突然觉得有点口干:“道长……这个招牌……”
武当似有几分不自在:“……我师弟起的。”又把鱼向前递了几分,重复道:“给。”
华山接过鱼,手指不小心碰上武当的手,一触即分。用开玩笑的语气问:“买烤串就送情缘吗?”
眼神却飘来飘去不敢和武当对视。
“不送。”
华山的眼神黯了一下。
“如果是你……就可以。”  
       
       
        
【武当摆摊前】
“师兄师兄!”师弟梆梆砸着武当的屋门:“夜市早就开始了你怎么还在屋里蹲着!”
屋内武当翻了一页书,视线始终不离经文:“我没兴趣,你自己去吧。”
“你那个心上人正满世界找烤鱼呢,你真不打算去?”
话音未落,门开了。武当穿戴整齐,一脸平静的开口:“在哪?”
要不是看见他眼里兴奋的光,师弟都要信了。

出小道长再删。

武当正太什么时候出啊……
想写变小的道长和大暗香……
暗武……

我想和你在一起呀,从暮春到隆冬,从年少到白头。@清明

【暗武】平凡客

*片段式甜饼
    
   
     
『相逢』
暗香和武当的初遇其实很简单。
一个江南的雨天,一个人满为患的茶馆,一次迫不得已的拼桌。
   
暗香有时候会开玩笑问武当,都说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①,道长你算算,咱们一桌子吃饭是修了多少年?
武当微笑不答。
同桌食,共枕眠,与子偕老。总共修了几生几世的福分,又怎么算的清呢?
    
   
『患难』
第二次见面是在十二连环坞。
约好同往的师兄爽约,暗香百无聊赖的把玩手中弯刀,想随便找个人一起。没想到发现了在连环坞门口犹豫不决的武当。
暗香想着两人估计也没问题,上去打了个招呼,道长还记得我吗?要不要一起?
武当点头应了,两人结伴而行。
   
没想到还是高估了自己。
好容易从神秘女子手下死里逃生,暗香靠在树下大口喘匀气,抽空看了一眼身边已经坐下打坐的武当,发现这小道长一身堪称凄惨。衣衫破烂,连道袍上的仙鹤都惨被削去了一个翅膀。
后知后觉的摸摸自己身上,挡脸的围巾已经碎成了布条。
白瞎了师姐刚做好的衣裳。暗香皱眉,未做他想。
抬头却看见武当望着他,目光躲躲闪闪,一脸的欲言又止。
怎么?暗香疑惑。
武当看上去不太好开口,斟酌一下:据说暗香弟子的脸不能给人看,看到就……嗯……
暗香愣了一下,想起某个不实江湖传言,笑的肩膀都在发抖。
难道说,道长你要嫁给我?
回答他的是一个恼羞成怒的鹤亮翅。
    
  
『寤寐』
暗香猛地坐起。
正好看见月光落在旅店的床边,寂静的有点凄凉。
暗香松了一口气,掐灭心底一丝丝遗憾。
他做了一个梦。
梦里是个白衣飘飘的仙人,搅乱了一池春水。
  
暗香揉揉太阳穴,披衣下床点起一只蜡烛,摸出一张纸凑到烛光下。
武当的名字,红纸黑字。
这才是他今晚在这里的原因。
生平第一次,暗香犹豫了。
只是一个普通的寻仇单,提前和武当说好也不会有什么损失……
烛火摇曳,一片昏黄。
  
梦里好像也是这样的光线……
暗香猛地拽回跑偏的思绪,脸颊发热。
而梦中人就在隔壁。
  
红纸凑近烛火,瞬间化为灰烬。
今夜月黑风高,正是暗影出动的好时机。
然而被柔情锈了的刀,是见不得血的。
   
第二日上午,前一天很晚才到旅店的武当在大堂看见了熟悉的人。
暗香假装自己没有一大早上就下楼蹲点等武当下来,冷静的抿了一口被添了无数次的茶:“好巧啊!”
    
     
『问道』
“你修行无情道已久,现今小有所成。擅改此道后果不堪设想,你想好了?”
武当一晃神,想起刚入门时的问话:“修习无情道须断情绝爱,若杂念太多必有损修行。你可想好?”
回过神,深深行了一礼,和当年一样回答:“弟子无悔。”
  
结束闭关,武当活动一下身手。
青丝已尽数染上霜华,幸好武功没有退步。
打开门,暗香正在等他。
在暗香的惊呼中,武当微微勾唇,笑了。
不再是无情人,又如何修无情道?
  
他的道就在眼前。
   
    
『相悦』
两人认识以后,经常一起历练。后来各怀心思,连日常也约着一起。
这天正好一起在中原某个小桥上钓鱼。
近黄昏,落日融金,成片的芦花在晚风里轻轻摇摆。
暗香却无意欣赏这美景。
他拿着鱼竿,眼睛却不盯着鱼线,只偷偷的瞟了武当一眼又一眼。
武当闭目而坐似乎没有察觉。夕阳的余晖洒在他身后,在暗香眼里已胜过人间一切美景。
  
暗香正看得出神,手中鱼竿猝不及防向下一沉。手忙脚乱的抬杆,一条锦鲤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溅了两人满头满脸的水。
暗香一窘,想道歉却被武当一个手势止住。
看起来颇有门道的掐了两下指,宣布:“鸿运当头,心想事成。”
是个人都能看出武当眼里调侃的笑意。
  
许是被笑容迷了眼,暗香脑子里混乱成一团,一句话在不经意间脱口而出:“……我心悦你,能心想事成吗?”
说完恨不得把自己舌头咬掉,不敢看武当的表情,手紧紧攥成拳。
  
一只手拉起他的手,抹开暗香手心里的汗,和他十指相扣。
“好。”
     
    
『结发』
每天早上起床,两人都有一个习惯,给彼此束发。
武当弟子要求束发带冠,偏偏武当无论怎么练还是不精于此道,以前每天早上都费老大劲,万幸没被师兄逮着过仪容不整。
不过暗香弟子的发式就简单多了,武当很满意。
倒是暗香从小就给师姐们梳头,练就了一手束发的好手艺,区区道冠根本难不倒他。
  
一手撩起武当顺滑的长发,无意间露出武当后颈上暧昧的红痕,在白发的映衬下格外明显。
一手拿着梳子,从头顶到发尾,一下下梳着。
一梳梳到齐眉,一梳梳到白首。
  
君虽白首,愿与君结发,纵一日吾霜华满头,此情不渝。
    
 
『测字』
暗香和武当路过金陵城的一个小巷子时,被一个老头叫住了。
算命解签,因缘测字。暗香看了一眼算命摊上的招牌又看了一眼老头,老头摸摸胡须,摆出一种世外高人的架势。
其实假的很。
暗香素来不信命数,又觉得这种江湖骗子还不如自家道长算的准,压根没打算搭理他。
没想到武当停了下来。
不仅停了下来,还拿起签筒,还晃了晃,还抽出一根木签。
暗香凑过去看了看,签上刻着四个大字:“沧海一粟”。
任谁被当面说平庸也不会高兴,老头咳了一声,满脸堆笑准备打圆场。
没想到武当笑了一下:“还真恰当。”
    
说完向摊主借来笔墨,在木签上添了几个字,无情的挡住了暗香好奇的视线。
写完递给暗香的时候,暗香发现武当的耳朵尖好像有点红。
   
木签的背面是两行字。
一行是刻上的判词:“我本天地平凡客。”
另一行墨迹还未干,显然是刚刚添上去的。
“何其有幸得此挚爱,此生足矣。”
      
      
     
    
———————
①出自电视剧《新白娘子传奇》。《白蛇传》的故事最早起源于宋元,手游中也提到过这个传说。此处引用
     
结尾带家暗! @清明
足矣。

一个脑洞

华山注意武当很久了。
每次来讨债武当总是立在人群后,一脸无波无澜,仿佛这喧扰红尘都不足以入他眼帘。和他那些喊打喊杀的同门形成鲜明对比,一朵不世出的高岭之花。
一日,武当讨债弟子走临时,他突然看到武当笑了。似春风拂面,吹开华山层层冰雪。
确认过笑容,是心动的感觉。
怎么才能和高岭之花搭上话呢?华山一直在思考。
 

武当一脸冷漠。
他真的受够这群狗男女狗男男了。讨债不好好讨,架也不好好打。使的什么情意绵绵剑,也不怕被闻师叔看见了劈头一个斩无极。
简直辣眼睛,要不是……
他看向对面的华山。
他注意华山很久了。最开始他总是感觉有一道目光盯着他,顺着看过去发现了来不及收回视线手忙脚乱的华山。
有点可爱,他想。怎么才能自然不做作的和他说上话呢?
 

之后的一天,华山终于鼓起勇气跟武当说话了。表面镇定的和武当约好去喝酒,背地里出了一手心汗。
认为对待高岭之花就要循序渐进,他小心翼翼的一点点和武当熟络起来。

华山主动找自己了,武当内心十万分开心。但是他慢慢发现,华山总是小心翼翼的,无论言语还是行为都刻意跟他保持一点距离。
明明华山对别人都特别亲切还自来熟!武当委屈。
他揣着自己的心思,害怕把华山吓跑,只好也一点点靠近华山,一点点暴露出自己真实的皮的一面。
 

华山觉得自己的方法很有效,高岭之花没原来冷了。开心的准备再接再厉。

武当终于忍不了了。

于是有一天,华山发现自己被高岭之花压在了墙上。
 

他们在一起很久很久之后,武当问起华山当初是怎么喜欢上自己的。华山说了那个笑,武当:……
无量天尊。他当时真的只是在嘲笑这群傻同门不仅没要着债还把聘礼赔出去了!!

【楚萧】武当日常—弟子晚课

*试图仿写武当奇观(咦)
*又名:武当日常—拐道长的华仔
 
  
  
每天太阳将落,都是武当弟子晚课开始的时候。

楚遗风坐在琼台观的一个房顶上,很快就看腻了新入门弟子千篇一律的剑招,于是只专注的盯着人群中央一个少年看。
那少年年纪轻轻就已身着镇玄,在一群同样打扮的弟子里也已经表现的非常出彩。

凌冽的剑气带起了琼台观的桃花,还没等花瓣落下就被半空中翻涌的墨迹撕个粉碎。
一剑出,隐隐有虎啸龙吟。

他都想大声喝彩。

那道长似乎察觉了他的视线,抬眼,正好和他目光相接。
楚遗风吹了一声口哨。

尾音卷在纷飞的桃花里,随着尚有一丝温热的晚风飘下去。
少年道长移开目光。

他可以肯定萧疏寒听见了。

于是不再动作,翻身在屋顶上躺下,双手枕在脑后看太阳放出最后一线光芒,整个武当山笼罩在昏黄的暮色中。直到天边出现几簇星星,授业弟子宣布晚课结束的声音响起才起身跳下房顶。

萧疏寒正在一株桃树下等他。

琼台观的桃花还在落。

一朵落花正巧坠在萧疏寒肩头。

楚遗风摸了摸腰间的玉佩,向树下走去。
 
  
  
  

————————
不知道桃花的意象有人看懂没?
萧疏寒修的是无情道,理应断情绝爱。偏偏楚遗风这朵桃花,落在他身上了。
  
不能及时回评论,见谅。(如果真有人评论的话

既然官方都搞了互赠玉佩的梗了,那么↓
   
  
   
 
“道长,这醉红尘佩如此贵重,怎能给我呢?”

“贫道曾以为大道是超脱凡尘,对此名多有不解。现在才知其中真意,也算是物有所归。”
“你是我的红尘。”
  
  
 
是一个脑洞的小片段w随缘写

所以说,祖师爷给的萧,就这么给楚遗风了??!!!

萧疏寒像云
萧,“萧疏寒”的“萧”
是不是约等于掌门把自己送出去了?!!!!
这是什么?这是定情信物啊!!!!!!
  
  
已知楚遗风之前吹的是笛子,萧疏寒送的是萧,华山的武器是剑和萧……
噫。

   
送的萧肯定要吹→间接接吻。四舍五入就是车!!再四舍五入就是结婚了!!!!!卧云play了解一下!!!
 
 
(关于周边。官方还有很多更好的选择比如楚留香的扇子啊蔡居诚的手帕【什么】,偏偏选了现在在游戏里连建模都没有的楚爹的武器。萧基本上就是楚萧定情信物了,所以…………楚萧,我啊啊啊啊!!!!)
 
  
官方爸爸官方爸爸,要我何用!!!!!